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enzhenlawyerlai

高尔夫博客联盟-法律工作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南外绑架案绑匪当庭翻供乞命 称另有主犯  

2010-09-16 23:41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0/09/16 07:08:41 来源:南方网 作者:刘晓燕 评论 0条[查看评论] 手机看新闻

摘要:昨天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的南外学生绑架案的审理过程却一波三折,现场出现戏剧性的一幕,在层层证据面前,被告人邹春仍坚持还有2名同伙,称自己只是协助作案,杀人抛尸都是他人所为,而关于团伙作案,他则描述出漏洞百出的另一种案情,引发了昨天的庭审现场一场激烈辩论。

2010年09月16日 - lawyerlai - shenzhenlawyerlai

    小易的家属带着小易生前的艺术照来到法院现场。 实习生 陈文才 南都记者 陈以怀 摄

相关新闻:

南外绑架案今日开庭 凶手狱中7年设计8种方案

不仅不认罪,还当庭翻供,称案件背后另有主谋……震惊深圳的南山外国语学校学生绑架案终于在昨天开庭,而更震惊的还是当天的庭审现场:与园岭小学绑架案的绑匪当庭认罪还表示悔改不同的是,昨天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的南外学生绑架案的审理过程却一波三折,现场出现戏剧性的一幕,在层层证据面前,被告人邹春仍坚持还有2名同伙,称自己只是协助作案,杀人抛尸都是他人所为,而关于团伙作案,他则描述出漏洞百出的另一种案情,引发了昨天的庭审现场一场激烈辩论。

昨天,被害学生小易的家属也坐到了原告席上,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。该案昨天引起多方关注,除了家属、媒体,小易生前所在的南山外国语学校也派代表旁听,而园岭小学绑架案的受害学生陈豪的父亲也到庭旁听,并因邹春翻供愤而离席。由于邹春的翻供,昨天的审理只进行到法庭调查部分,该案还将择日再次开庭。

■ 庭审实录

被告翻供 现场激辩

昨日下午3时,南外学生绑架案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,39岁的被告人邹春走上法庭时,记者留意到,邹春个头不高,身材也不魁梧,但长了一只鹰钩鼻,表情显得阴沉、强悍。

当公诉人念完起诉书,法官询问邹春的意见时,邹春表示不认罪,而且全面翻供,他用蹩脚的普通话表示自己没有策划预谋绑架和杀人抛尸,只是参与了绑架过程,并多次强调自己是被朋友阿龙和“广西仔”稀里糊涂给拉下水的。案件的法庭调查与质证环节便围绕邹春所述案情进行,并引起了公诉人与邹春之间的激烈辩论,整个过程中,邹春的辩护律师并未多发言,反而是邹春自己思维清晰、情绪淡定地为自己辩护,不仅如此,在看守所呆了大半年的邹春还当庭提交了新证据,声称是仓友提供的证明,让旁听者不得不感叹邹春的“厉害”和老练。

庭审结束后,南都记者就被告人当庭翻供一事采访了公诉人,“他翻供很正常。”他表示,在公安机关侦查讯问过程中,邹春也是如此前后不一,经常翻供。

焦点1:没有预谋绑架?

昨天,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显示,邹春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所做的三次口供中,有两次均承认是自己独自绑架、杀害小易,并抛尸。邹春在口供中详细描述了自己为何要绑架的目的:

2005年,邹春刑满释放后结婚生子,妻子经营的士多只够维持生活,邹春便起意绑架,想捞够资本去做生意。

据称,邹春从2009年9月起开始进行绑架的前期准备。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后,他选定南山区城市山谷高档住宅物色作案目标 。

邹春在口供中称,他经过侦查,圈定了两个孩子作为绑架目标,一个胖的,一个瘦的,两人中午放学结伴回家,而瘦瘦的戴眼镜的孩子———小易走进城市山谷后,邹春认定:就是他了!邹春称,自己当时心里闪过一丝快意。

昨天,邹春对此辩驳说,阿龙和“广西仔”是在1998年犯抢劫罪之前就认识的朋友,那会他在南山大冲做烧烤生意,生意中结识了这两个人。后来邹春犯案蹲大牢,双方失去联系。直到案发前一个多月,邹春才意外接到阿龙的电话。

又过了几天,“广西仔”找上邹春,暗示最近要做笔大买卖,但需要租间房子,而邹春在今年9月份刚在宝安区大庙新区租了套房子,也就是后来被害人遇害的地方。出租屋是邹春在案发前一个月租用,他解释是用来中午休息。

而据检察机关调查,邹春夫妻俩住的地方距离该出租屋有1公里多的路程,面对法官的质问:“你觉得自己有这个经济实力可以专门在外面租间房子午休吗?”邹春面色强硬“我觉得没问题!”

当法官进一步询问租房的目的时,他表现出一副无辜样,说:“我还问过‘广西仔’租房子干什么用,如果早知道是干这事,我肯定不会把房子转租给他们。”邹春当庭表示,事发后自己心情一直很沉重,但在整个庭审过程中,没听见他向被害者家人说一声对不起,没有一丝忏悔,相反他将罪行全部推到了阿龙和‘广西仔’身上。

焦点2:没有抛尸勒索?

公诉人指控邹春绑架小易后,将孩子带到出租屋。随后,他问清楚了小易的家庭情况及父母联系方式后,用手机给小易拍照录音。然后邹春下楼停车,当他返回出租屋时听见小易大声呼救,进门后看到小易已经挣脱捆绑的橡皮筋并跑到客厅。小易看见邹春后上前捶打,邹春一把抱住小易,用手捂住他嘴巴防止他呼救。小易继续呼救并捶打邹春,邹春一怒之下用手掐住小易脖子,由于用力过猛导致小易窒息死亡。据称,孩子死后,邹春为了掩盖事实,用床单将孩子身体包住,给他戴上墨镜拍下照片,给孩子父亲发送了彩信。邹春抛尸后向小易家属勒索50万美金。

邹春辩称,自己是负责打了勒索电话,但是钱没有拿到手,他怀疑钱被“阿龙”两人私吞,把自己出卖了。

在法官追问抛尸过程中他们是如何分工的,邹春的回答雷倒众人。他说,是阿龙把被害人绑架上车,三人一起带小孩到出租屋,在“阿龙”和“广西仔”的指使下,他们给小易拍照录音。随后,邹春下楼望风,“广西仔”出门买水,阿龙在房间就把人杀害了,“我回来发现小易死了很紧张,还给他做人工呼吸”。

而对于抛尸,邹春说,当时是阿龙开车,“广西仔”从桥上抛尸。在整个过程中,他只是坐在车里的一个看客。之后,他表示,自己又在“阿龙”的指使下,给小易父亲打了勒索电话,就回了雷州。但是赎金没拿到,就和“阿龙”两人失去了联系,邹春怀疑赎金被“阿龙”两人私吞拿走。后来,不甘心的邹春回到深圳想再向小易父亲勒索20万美金,结果被警方抓获。

■ 各方反应

被害者家属:完全翻供 太可耻了

在昨日庭审的最后阶段,审判长请被害学生的父亲易先生表示,自己在报案后协助了警方的侦查工作,曾看到有一段录像和一张照片,其中一段录像是邹春购买手机和卡的录像。

“虽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邹春这个人,可是我完全能肯定那段录像上的人就是他”。此外,在去年10月20日14时30分左右在107国道拍到的一张照片中显示,一辆车里前面是一个成年人,后面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孩,“作为父亲,我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我的孩子”。

易先生恳请法庭注意这两个证据,不要被邹春所蒙骗,希望法庭给予邹春应有的惩罚。

庭审结束后,小易的舅舅怀抱孩子的照片表示不满:“他完全翻供了,他太可耻了……”

园岭绑架案家属:绑匪狡辩 气极离场

昨日下午,园岭小学被绑学生陈豪的父亲陈先生也来到了庭审现场旁听审判。由于绑匪在法庭上一直狡辩,陈先生最终气愤难忍中途退场。

“我实在没有耐心听下去了,这样害了人家还有那么多借口,我非常气愤,再听下去我头都要大了,我怕我忍不住要发火就离开了。”谈及庭审的感受,陈先生十分气愤。“我们两个家庭都是受害者,同样的灾难都落在了我们两家人身上,我对小易父母所承受的一切我们都有同感,我希望法院能够做出一个公正的裁决。”

南外校方:望严惩凶手 还社会公正

昨日学校方的旁听代表刘先生告诉记者,这个案子非常恶劣,希望法院一定要严惩凶手,让市民特别是儿童有安全的环境去学习、生活。如果连邹春这样的凶手都不能得到严惩,那么其他不法之徒会更加恣意妄为。他还认为校园安全不能单独依靠学校,是全社会的责任,包括法律的健全和对凶手的严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